• <dd id="g8uk8"></dd>
  • <nav id="g8uk8"><strong id="g8uk8"></strong></nav>
  • 五月,等你去賞花

    作者: 來源: 愛寫作網iixz.com 閱讀: 5
    五月,等你去賞花

     

      五月,春愜意的溫暖悄然離去,姹紫嫣紅的夏花徑自爭相而來。一樹樹不知名的花,還有修剪成綠化墻的玫瑰,蓄勢待放的芍藥,彌漫著濃郁的花香迎接著早起的人們。突然莫名的惆悵涌上心頭,枝還是那條枝,而花兒早已非那時花。愛賞花的你,如今是否仍在?隔空的香息是否已然裊繞在你的鼻翼?

      似水輕柔的光陰里,不經意生長的心心念念,若窗前一樹樹的綠色,搖曳著流年里的風月情長,悅心怡情,也柔媚了清淺時光。一程程相遇的驚艷,一曲曲別離的憂傷,皆浸潤于軟軟塵心里。一縷縷眼角的溫馨,一朵朵莞爾的笑靨,匯成暖暖的小溪流入心底。偶感輕風拂面的溫情,經久之后于歲月寂靜處,已熨貼成平淡日子中一楨安然。

      細數流年的風景,其實我們從未辜負,那些令人流連的邊邊角角,倘若你駐足定睛,原來亦綠蔭濃濃。在歲月的某隅,掬一捧時光清流,惟愿仍能倒映出我們清澈見底的眼睛。

      寂夜無眠時,悄問自己:說好的同行,今又有幾人?誰曾是你一路翹望的風景?誰曾是你遠行的牽掛?走走停停中常常聚散在遼闊的心漠之上,時有嘆惋,時有幽怨,時有祝福。凡此種種皆心靈彈撥的琴音,若偶遇共鳴,實屬跋山涉水覓得一泓碧水,甘甜浸透心田。

      北方五月匆匆的雨煙,暖陽下思緒漫漫,銘心的重重情感,在墨香里揚帆,所有的蜚短流長其實都與他人無關,靜默處,只有自己心緒安然才是最想抵達的岸。

      每每走過浮塵飄起的地方,溪水靜靜地流淌,山花兒默默兀自地開放,小鳥盡情地歡快,那些個有聲無聲的美,我們只需心領神會,都是流年贈予生命的最好快慰。

      好想牽起你的手,邀你結伴而行,淌過急流,涉過風雨;然,世事滄桑,前路難料,我只好獨自倔強地走在沒有你的路上。記得有人說過,不要等找到同行者再上路,那樣你會永遠站在即將出發的地方。所以我想說,哪怕獨自一人我都會義無反顧,只是想,若你能在途中某個渡口與我會合,該有多好!

      偶有涼風喧囂,細雨傾訴,于時光而言皆是愛的箴言;那些在潮濕中泛濫的晶瑩淚滴都是婆娑在素箋上剔透玲瓏的心語,無論我們是否心有靈犀,無論時間長短,在我心里終是且行且歌且歡喜。

      不知何時習慣于落花深處,撿拾一徑殘香擁懷;蒼山十里,偏喜那彎涓涓清流。在一個恰恰好的時辰,掛一簾文字煙雨,靜待一個無約而至的懂風景的人,那抹期待勻紅的羞澀,那陣若懷揣幼鴿的心悸,怎一個欲說也無詞!濃密的渴念,依稀走過歲月不曾風干的痕跡,無以言明的碎花心事,淌過朝夕的安祥;煙火味攪拌的清歡,漫過春山秋水的喧嘩。終一日了悟世間所有聚散皆是尋常,亦是綠野蔥蘢心陌必過的一條小徑。

      也曾無數次唏噓,也曾無數次淚流,清風明月下,你終是我難已抵達的瑤池。幾度落寞,幾度寂寥,璀璨過后的煙花只剩下縷縷煙痕。恰似我執著遙望,終隕落在曙光升起的一瞬。轉念,細思量,聚散何嘗不是尋常?你來,我自歡喜;倘若你離,我想我也會靜靜送你上路,只不過你沒有在意我泛紅的眼睛。

      晚來,陣陣流轉的季風,喚醒軒窗里沉沉幽夢;一楨久遠的裝裱畫,喚回舊時光里的背影;一箋清淺的墨跡,疼濕了繁花錦簇的香語。在記憶里疊加的故事,老成綠茸茸的青苔。長長的新柳細條,于婆娑的光影里氤氳成一楨心儀的江南柳岸。晨風輕拂,日出裊裊霧靄深處,逝水東流碧波染彤。季節輪回的芳華,在行走的橋頭道旁慢慢鋪展,葳蕤成心綠的畫卷。那枚美如夏花的深情,靜默于心畦嫩綠中。那簾江南煙雨舊夢,和著青磚黛瓦的情愫,深深鐫刻在行色匆匆的暮光里。

      素心無念,時光依舊;我努力在心底種一朵花,眸中綻開純凈的原色。若風起,任香低落,婉約清雋成一箋箋心語。悠長的思緒,輕盈雋永,于迢迢霧鎖靄迷中,沉淀成一闕陳年醇酒。詩意溫婉的一縷渴念,似一抹冷月留白,裊裊炊煙起,云水嚶嚶韻。清淺流年,執手相望,隨你是遠山亦或近水,皆溫潤成初夏的朵朵流云。

      有時會想匆忙步履中,誰會是你紅塵里偶遇的人,誰是你朝夕牽掛的人?長夜獨對燭花,紛紛擾擾皆如燭火化為灰燼。沒有誰是我們的永恒,沒有誰能諳悉自己前世與今生。最深情的愛,無論遠近,無關早晚,而是彼此甘愿傾聽與傾訴。如水的心思和著星光,只為一人輕輕吟唱,淺念,默喚,在只有你的心海里擲一片云彩,又恰好飄落你懷里。那抔暖膩,足足一眼萬年。遙想經年之后,思念蒼翠了的那個角落,是否還會馨柔我在這個五月許下的心愿……

      于寧靜處撿拾一枚淺夏的馨怡,奉一粒純情之心,輕迎秀耳聆聽那曲紫陌阡塵上空靈悠遠的梵音。那彎彎曲曲途徑的山巒澗溪,都曾印下我們深深淺淺的足跡,那盞皓月清風擁醉的思念漣漪,卷起層層漸行漸遠的往昔。曾幾何時,芬芳溢彩的詩露花語,都寄放于天涯別離,那些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的舊事,暈染在眉心眸底,繾綣成戀戀濃情。翩翩起舞的歲月之河,我的祈愿你的歸程皆遙遠無期。此岸沿途已開滿詩意繁花,那些或婉轉或直白的詩行里,何時折疊起心花兒與晨露的竊竊私語?

      初夏的蟬,在沉睡許久之后又爬上了窗外的枝頭。我在張望中再次吟起那首老歌,那遠去的影子依然飄揚,似家鄉小河的綠柳。我祈禱有雙明澈的眼睛,在剎那間轉回,在這漸遠的淺笑聲中,規避著心底那縷牽念愈來愈濃。初夏清純的陽光,開始散漫地生長;初夏來自遠方的消息,開始焦躁地灼炙著思緒。

      黎明遠望,離岸的舟楫在心湖蕩起微瀾,霞光隱隱退去最后一抹嫣紅,天水一色,滿目蒼茫。那令人眷念的修長的光陰如水鳥般踮起腳尖,似乎在偷窺歲月深處的妖嬈。抒寫流年清淺的筆墨淡香,亦花開無言,與絲竹的靡音不謀而合。小徑輕緩,月漸圓,煙火飄出柴門,秉燭,虔心耕讀,心中那幾卷風雨,氤氳著朦朧詩意。

      等你的茶香已濃,念你的墨跡已風干,五月的末梢,我已行走在芍藥花開的路上,等你,等你與我一起去賞花……

     

    贊助商鏈接

  • <dd id="g8uk8"></dd>
  • <nav id="g8uk8"><strong id="g8uk8"></strong></nav>
  • 众博棋牌